言情小說 > 兵王會讀心漂亮后媽擺爛被寵哭徐子矜陸寒洲 > 第411章 人生大事就是幾個字
    啊?徐子矜一下子沒明白:“殺豬?殺什么豬?”“野豬!”顧如松的大臉笑開了花:“嫂子,今天我們運氣太好了!”“你怕是想都難以想象得到,我們剛把柴火弄下山,正要離開的時候,幾頭野豬從懸崖上摔了下來。”“一共四頭!”顧如松伸出四個手指比劃著:“最小的一頭都有七八十斤,大的有兩百來斤。”徐子矜:“……”——我的天,她的好運卡又發揮作用了!陸寒洲說要砍好的引火柴,就必須進深山,因為前山好的柴都被砍光了。徐子矜在他出門時,把好運卡讓他帶去了。陸寒洲也沒拒絕,他在想,快過年了,看看帶上它,能不能打點野味回來。沒想到,這好運卡這么牛!天上突然掉肉,獵都不用去打了。那以后,想吃肉的話,上幾趟山,不就有了嗎?哈哈哈~~~徐子矜樂壞了:“先喝點水,再干活。”幾個兵喝了水后,幫著從板車上卸好柴火,吃了飯,然后帶著徐子矜裝好的飯菜走了。下午三點半,陸寒洲帶著兩個兵,推著一輛翻斗板車回來了。車上蓋著兩個麻袋,麻袋上堆了一些柴火。翻斗車從廚房后面推進來的,上面是柴火,下面是整整一頭大野豬。徐子矜張了張嘴:“拿這么多回來……不好吧?”顧如松立即說道:“嫂子,這頭不是最大的,再說,這本來就是營長撿的,全拿回來也沒事。”這可不是顧如松為了討好自家營長才這樣說的,事實就是如此。當時發現野豬摔下來的人,的確是陸寒洲。當時那幾個兵,光聽到周邊有很大的聲響,并沒有發現是有野豬摔下來。是陸寒洲第一個沖過去,幾個兵跟著營長到了野豬跟前,還一臉木然。現在山上的野豬泛濫成災,摔死的野豬自然是誰撿到就歸誰了。這個年代,國家也沒有規定要保護它們。不過,陸寒洲可不是這樣的人。他只帶回了四分之一。“怎么處理才能留得久,你來說、我們來做。”有肉,還能不會處理?徐子矜也不客氣了。“那些全瘦肉,弄些下來剁成沫,我來做些香腸與午餐肉。”“這幾塊再分小一些,和豬頭豬腳一起,一會鍋里先煮半小時。”“然后撈起來抹鹽腌一天,明天曬半天再做成臘肉。”野豬是吃生食的動物,它的肉沒有家豬肉好吃。煮的時候加點大料、醬油、料酒、生姜,可以去膻味。“好,我們來。”四個人搞了一下午,才把肉煮好腌好,把香腸灌好。直到快開飯了,兩個兵才回營里去。徐子矜留他們吃飯再走,可兩人不肯,說今晚營里吃大肉。肉多,晚上徐子矜給孩子們做了個蜜汁豬排,再加一鍋筒骨冬瓜湯。果然,得到了三只小的熱捧……“太好吃了,阿姨!”——到底是我好吃、還是豬排好吃?徐子矜看了劉子林一眼,臉皮抽了抽:“吃吧,下回再給你們做椒鹽豬排。”“哦哦哦,阿姨,我喜歡你!”劉子林歡呼起來。這話一落,陸寒洲一臉漆黑。他瞪了劉子林一眼:臭小子,我媳婦兒,要你這么喜歡干什么?劉子望與劉子明都沒有說話,不過嘴吃得一鼓一鼓的,像兩只小蒼鼠。吃過飯,陸寒洲去洗碗了。三個孩子收拾飯廳衛生,徐子矜拎著籃子先去了王家。看到一大塊肉,兩條排骨,一只豬腳,陳秀梅驚呆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不不不,太多了、太多了,你這么客氣,我就拿兩條排骨好了。”徐子矜瞪了她一眼:“行了,你和齊紅嫂子外加葉琳,一人一份。”“別人,我不給。”“是陸寒洲今天去砍柴,從山上撿的,這野豬是自己從山崖上掉下來摔死的。”“一整頭呢,拿著吧。”“我還做了點臘腸子,一會再做點肉干,弄好了再拿來給孩子們吃。”話說到這個份上,陳秀梅只好接了,小心翼翼地拎進了廚房。她不想讓孩子知道,孩子的嘴不把關,嚷出去了讓人嫉妒姐妹,這年頭想吃肉太難。人心難測量,啥事都能碰上。別給姐妹找事。從王家出來,徐子矜又去了丁家……齊紅壓低聲音:“子矜,營長不是讓人送了五斤肉、一個豬頭過來嗎?”“你干嘛又送過來?我家有了啊。”顧如松下午跟徐子矜說了,陸寒洲吩咐給教導員與副營長,一家五斤肉、一個豬頭。還有,幾個團首長家每家五斤肉、兩只豬腳。這些都是讓兵悄悄送去的。雖然說每個單位野外訓練都會打到野物,幾只野豬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但陸寒洲做得很低調,他不想被人說東道西。聽了齊紅的話,徐子矜輕輕笑道:“他是他、我是我,接著,這機會難得。”野豬的事,齊紅當然知道。如果遇上自私的人,不給營里,誰又能說什么?她長舒了一口氣,點點頭:“行,我接了。”“明天我做鹵豬頭,明天晚上你少準備一個菜。”徐子矜也沒客氣:“好的,那明天晚上就吃蒜苗炒豬頭肉。”從丁家回來,她又打電話讓葉琳來了一趟,把東西給了她。等做好這些,陸寒洲已經把廚房收拾好了。“媳婦,這個什么午餐肉怎么做?”徐子矜進了廚房,邊走邊系圍裙:“很簡單,我來做好了。”把調料準備好,等加入全部的肉末后,攪拌的任務就給了陸寒洲。趁著空隙,她找出幾個大大的鋁飯盒,刷上油。“可以了嗎?”男人力氣大,不一會功夫,肉與調料就拌勻了。徐子矜捏起一坨看了看:“可以了,裝盒。”午餐肉的主料就是肉與淀粉,調好味一蒸,然后倒出來晾。等完全涼了,午餐肉就做成了。現在是冬天,前幾天下了雪,徐子矜裝了一大缸雪埋在地下,正好用上。見她把涼了的午餐肉埋在雪缸里,陸寒洲不得不佩服自家媳婦的腦子,這法子也能想得出來。“那肉干,得讓它自己干了?”徐子矜點點頭:“不用擔心,用電扇吹一晚,明天早上用火烘烤半天,下午一蒸就能吃了。”退出轉碼閱讀完整內容,或請下載更好的閱讀體驗!!!!誠招廣告合作:telegraiu9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