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 公府貴媳 > 第142章 裴無賴
  晏長風喝完了湯,抬頭看見裴二盯著她笑,疑惑,“你笑什么?”

  “欣賞。”裴修眼中的欣賞與愛慕能溢出天際。

  晏長風被他看得老臉發熱,抬腳踹他的腿,“吃飯!”

  裴修耍賴,“嘴疼,吃不下。”

  晏長風難以置信地看著這家伙,“……你欺負我的時候怎么不疼?”

  “那不一樣。”裴修用舌尖舔了一下傷口,“你是良藥,親你的時候再疼也感覺不到,現在后勁兒上來了,張不開嘴,除非……你喂我。”

  晏長風:“……”

  這人怎么是這樣的!

  剛認識的時候,她覺得裴二溫潤知禮有分寸,后來誤會他是個偽君子,怎么看他都不順眼,再后來跟他成親住在一起,雖然依舊看他不順眼,但客觀說這人頗有君子之風。

  誰能想到親了兩次之后這人就變了個德行,不講理臉皮厚,根本是個無賴!

  裴無賴倒是很能體諒人,“夫人不想喂也沒關系,我餓幾天不要緊,反正餓不死人。”

  晏長風油然而生一股被狗皮膏藥賴上了的愁苦。

  她看著自己咬出來的傷口,勉強憋出一點歉疚之情,然后本著不跟無賴一般見識的心,用勺子挖了一口米飯塞進他嘴里。

  嘴唇掙得生疼,但媳婦兒喂飯又甜得他心滿意足,深受痛與甜兩重折磨的裴二公子想,這會兒她拿把刀在他身上割塊肉,他怕是也甘之如飴的。

  到底不舍得她繼續喂飯,他拿走了勺子,慢條斯理地吃著,續上了之前的話題,“那個秘密配馬場跟裴鈺肯定沒關系,裴鈺在醉紅塵是有股,賺的錢都用來玩樂了,除此之外他手里沒有特別賺錢的生意,如果他有馬場,斷然不會這樣拮據。”

  晏長風:“你是說,裴鈺又被秦王拿來頂包了?”

  裴修不能肯定,“我能確定醉紅塵不是秦王的,醉紅塵背后真正的掌柜隱藏非常深,連玄月閣也查不到底,表面上的掌柜是一個平民富商,有數位權貴入股,裴鈺只是其中之一。”

  這就有點復雜了,晏長風問:“上元節刺駕的弩箭手,是秦王的人吧?”

  “是,”裴修說,“那天秦王在醉紅塵告訴我,裴鈺會在東市刺駕,秦王是為試探我,我不得不將此事告訴父親,然后領了府中府兵在東市搜查,后來我趕到西市,正好看見弩箭手在放箭,當時我就斷定,裴鈺被秦王利用了,裴鈺只是做戲,不可能對皇后下死手,更不可能動用弩箭手。”

  秦王借裴鈺的手刺殺皇后,會讓人理所當然地以為桃花馬的事也是秦王栽贓,可按照裴二的消息看,秦王似乎跟桃花馬沒有關聯,那桃花馬背后的人會是誰?

  晏長風:“你也說醉紅塵背后的人隱藏深,怎么能確定不是秦王呢?”

  裴修同她解釋:“秦王賺錢的門路非常多,有能拿到明面上的,有不能的,此人最擅長用合理合法的生意來掩蓋見不得人的生意,醉紅塵雖然爛在骨子里,但它表面是合理的存在,以秦王的做派,不會隱瞞,也沒有隱瞞的必要,倒是那個秘密馬場,有可能跟他有關,不過他恐怕已經知道有人在查桃花馬,必定把一切跟他有關的線索都斷了。”

  “可我總覺得裴安還查到了什么。”晏長風拿勺子在湯碗里攪和,挑出了她不愛吃的物料,“不過如他所說,眼下背后是誰并不重要,秦王已經打定主意棄了裴鈺,那這桃花馬,恐怕必須要跟他有關了。”

  “別想了。”裴修冷不丁拿走了她手里的勺子,打斷了她的思緒,“你現在是傷員,不能過于費神。”拉著她起身,“出去消消食然后睡覺。”

  晏長風頭大,她一天能吃五頓的人,哪里用得著消食,這人怎么比她爹娘管得還寬!

  又隔了一天,白夜司的人又來了國公府,是為調查裴鈺的私產。

  國公府上下等了幾日的消息,卻只等來了更深入的調查,只差沒崩潰了。

  老夫人坐不住,親自見了吳循,詢問他裴鈺的狀況。

  吳循也摸不準圣上到底要如何處置,只說:“世子現如今只是被關押,今次來府上查私產是圣上的意思,我等只是奉命行事,唯一可以告知的是,有人告發世子私養馬匹,有謀逆造反之嫌。”

  “什么私養馬匹?”裴延慶一下子從座位上站起來,“誰告的污狀?”

  吳循頷首不語,再多就無可奉告了。

  “總要有個說法吧?”裴延慶急得直揪頭發。他想進宮面圣,可是沒臉,裴鈺是戴罪之身,沒能立功脫罪就算了,反而又添了刺駕的罪名,這一個鬧不好,國公府都要受牽連!

  “你不要急。”許氏提醒失態的兒子,“司夜大人奉命辦事,你逼問他也無用。”

  老太太是看明白了,墻倒眾人推,現在什么屎盆子都可能扣在裴鈺頭上,這孩子怕是兇多吉少了。

  白夜司辦事迅速,只用了不到一個時辰就查到了問題相關。裴鈺書房里有兩本賬,一本記錄了醉紅塵的收益支出,一本是命名為“暗房”的一家鋪子的收益支出。

  醉紅塵的賬目與各位持股者共享,記錄詳細且透明,唯一有一項豬牛羊肉,具體來源模糊不清,但是數額極大,吳循懷疑這應該就是桃花馬的支出。不過,得去通州的養豬場確定一下。

  而“暗房”的支出收益就很模糊,不過有一筆名為“天字號”的收入剛好與醉紅塵的豬牛羊肉支出相同。吳循猜想,這“暗房”可能就是指通州的養豬場。

  可吳循打心眼里不相信裴鈺會私下配馬種,能配桃花馬,就能配戰馬,據他所知,宋國公父子倆沒有這樣大的野心,極有可能是為秦王在遮掩。

  吳循的視線放在秦惠容身上,這女人是秦王死士,埋伏在裴鈺身邊,多半是為了秦王來控制裴鈺,想要挖出秦王的破綻,還是要通過她。

  吳循問道秦惠容:“你可知道世子的暗房是做什么的?”

  秦惠容說不知,“世子的事極少告訴我,我也很少過問。”

  吳循逼問:“之前東市的劉記胭脂鋪子里的地下暗房,你為何可以進去?”

  秦惠容:“是我誤入的。”

  吳循:“既然知道了,就沒好奇過問一下?”

  秦惠容:“沒有,妾身一向恪守本分,夫君不主動提,我便不過問。”

  吳循盯著她的眼睛,“那你借折子錢他知道嗎?你寧愿被逼債的找上門,也不過問他的收入,他的暗房收入可十分可觀。”

  秦惠容低頭不語,分明是不配合。

  這女人太聰明,裴鈺如今被秦王舍棄,她是千方百計要跟裴鈺劃清界限。吳循眼下手里沒有什么有利證據證明秦惠容有問題,暫時拿她沒有辦法。

  隨后,吳循又在世子院子里查看一番,據他所知,這院子里曾經抬出過女尸,是以他認為院子里肯定也有密室之類的地方,裴鈺喜歡玩弄女人,家里怎么可能干凈。

  這是他第二次搜查,可還是沒有發現。

  白夜司雖然叫人畏懼,可沒什么實權,沒有圣上的命令不能強行在一個世子的院子里大肆搜查,只能暫時作罷。

  吳循帶走了賬本,讓裴延慶很是驚慌,他不知道裴鈺那里能有什么要緊的賬本,遂把秦惠容叫到北定院問話。

  “裴鈺到底在做些什么,白夜司帶走的是什么賬本?”

  秦惠容還是裝糊涂:“世子外面的那些事一向不跟我說,白夜司帶走了醉紅塵還有什么暗房的賬本。”

  “別拿這話來搪塞家里人!”許氏對這個心眼兒頗多的孫媳婦兒充滿了警惕,“他刺駕之事都告訴你,還能有什么事不跟你說?”

  裴延慶站在兒媳婦面前,嚴肅問:“都這個時候了,還有什么不能跟家里人說,你不說我們怎么救裴鈺!”

  秦惠容不是不想說,而是她也擰不過秦王的大腿,如果她現在承認自己知道什么,就一定會牽扯到秦王,把秦王拉下水只能是兩敗俱傷,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祖母,父親,母親,有些事世子會跟我提一句,有些事他根本不會告訴我。”她看著裴延慶,“他連父親您都不說,怎么會告訴我?”

  裴延慶一想也是,他甚至不知道裴鈺跟醉紅塵也有牽扯。這小子斷然沒有什么做生意的頭腦,而且如果是正經的生意,沒有不告訴家里人的理由。

  莫不是與秦王有關?

  可秦王的事情,為什么會瞞著他呢?

  裴延慶覺得此事反常必有妖,他不能去問秦王,只能進宮走一趟了。

  宋國公準備進宮時,吳循將賬本擺在了裴鈺面前。

  “世子,您受累解釋一下,這暗房是怎么一回事?”

  裴鈺此時還不知道自己腦袋上又扣了一頂私養馬匹的屎盆子,態度十分沒所謂,“白夜司不是很能耐嗎,能查到的事做什么還問我?”

  吳循已經習慣了裴世子的傲慢無禮,并不計較,好脾氣地替他說:“裴世子的暗房,表面上是玩弄女人取樂之用,上次被我們端掉的劉記胭脂鋪子就是最初的暗房,我只是不理解,這么一個玩弄女人的地方,為什么會有這么大的進出交易,便是那胭脂鋪子也沒有這么大的生意。”

  裴鈺有恃無恐地聽著,他不認為白夜司能查到秦王那里。

  “世子難道不好奇我們為什么會查到你的暗房?”吳循抱臂看著審問椅上坐著的裴鈺,“有人告發你私養馬匹,配馬場就在通州。”

  裴鈺的表情終于有了變化,他沒有想到是有人告發,這意味著他被賣了。

  知道他跟通州養馬場有關系的就只有秦王跟秦惠容,小容斷然不會賣了他,可秦王似乎也沒有理由。

  “裴世子,何必替別人背鍋呢?”吳循見他有了松動,繼續刺激他,“我猜那馬場與你沒什么關系,你難道不想想,那么大的銀錢交易為什么會記在你的名下嗎?”

  裴鈺還真沒想過這些,確實是秦王有一筆不太好走明面的賬記在了他頭上,他只知道是一些用來取樂的畜生,他不好此道,所以不過問。

  難道這其中還有馬?

  “世子的心未免太大了。”吳循遺憾地搖頭,“私下配馬種這樣的生意記在你頭上,這明顯從一開始就是想讓你背鍋的,你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冤不冤?”

  裴鈺臉上那有恃無恐的表情終于消失殆盡。

  吳循繼續說:“還有醉紅塵的一筆不明出賬,我估計世子恐怕也沒看,那筆賬的數額剛好能跟暗房的一筆進項對上號,我派人去通州的養豬場核實過,有一筆進項與這筆賬也完全一樣。裴世子應該還不知那養豬場是做什么的吧,那里明面上是養豬場,養豬場場主是你曾經的部下,實際上是在秘密培養一種供人玩樂的桃花馬,這就是你獲罪的源頭,私配馬種是什么罪世子應該清楚吧?”

  裴鈺開始慌張起來,如果吳循不是忽悠他的話,那他確實在不知道的情況下成了替罪羊。

  他的心開始動搖起來,他原本堅信秦王不會真的害他,刺駕之事是他提出來的,他也說過會承擔后果,秦王雖然利用了他,可也是為了打擊太子。他這些天死不松口,就是抱著秦王會救他的期望。

  可是現在又出了這什么桃花馬的事,這是從一開始就打定主意栽贓給他的,又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捅了出來,很難不讓人懷疑是秦王落井下石,想徹底放棄他。

  而此時的裴延慶也得出了一樣的結論,他只聽圣上說什么通州養馬場,就知道裴鈺被秦王坑了,他懷疑秦王要徹底放棄裴鈺。

  宋國公此時的心情無比復雜,他當初選擇支持秦王,是看中秦王的才能,可誰又知道秦王只是拿他們當上位的梯子踩,當他們不再趁手的時候,就會選擇把他們舍棄。

  最可悲的是,宋國公府沒有了選擇的余地,他們沒有與秦王做對的能力,他也不認為轉而投靠太子是好的選擇,大長公主那個人同樣不是善類,等拿走了他們手中的兵權后,同樣會舍棄他們。

  可是,如果不能與秦王為敵,裴鈺要怎么辦呢?刺殺圣上,私配馬種,這是連命都保不住的大罪,兒子與整個宋國公府的前程存亡,他該如何取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