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 豪門丑小鴨,直播算卦救全家 > 第78章 謝家的騷操作

你好,我是謝明宏。”剛從夏氏集團出來,又趕到了市局。

夏云天被趕鴨子上架來接待,卻沒想到居然接待的是謝家的人。

剛剛心中那些不滿,全部都消失了,挺直了腰板站好,不過他卻耍了個心機并沒有介紹自己,“你好,請坐。”

給謝明宏倒了一杯水放在面前,“謝先生還習慣海市的氣候吧?”

謝明宏看了夏云天一眼,夸了一句,“挺好,謝謝!警官一看就是正氣凌然!”

夏云天露出一抹淡笑,和謝明宏扯起了犢子。

“警官,我就不浪費你的時間,開門見山說吧!”好半晌之后,謝明宏苦笑起來,“我知道這次的事情鬧得稍微有點大,但謝瀚畢竟還沒有成年,我想先把他帶回去,之后我們也會配合調查的。”

謝明宏將自己帶的箱子打開,里面是滿滿一箱現金,“這是一點心意,不成敬意,等孩子出來了,還有大禮送上。”

夏云天看到那一箱現金眼睛都沒眨,臉上的表情依然是欠扁的淡笑。

他甚至連語氣都沒變,“謝先生客氣了,你是想取保候審?其實這個是可以申請的,不用弄得這么麻煩。”

“不是取保候審,是將他帶出來。”

說實話,夏云天都有點佩服謝家的智商,不取保候審就是讓自己直接把人給他們送出來?

拿這點錢讓別人賣命,這多少是有點看不上別人的命。

他將箱子合上,推了回去,“謝先生,這件事我恐怕沒辦法給你辦!你大概不了解這件事的具體情況,我來給你講講吧!”

夏云天嘆了口氣,一副要與謝明宏推心置腹的樣子。

“我已經見過謝瀚了,事情我也大概了解過了,這孩子畢竟還未成年,我們謝家真的很希望你們能給他一個機會,謝瀚也表示愿意改過自新。”

“抱歉!”夏云天拒絕得非常干脆。

謝明宏臉色有點不好看,但也沒有多說直接站起來,拿起箱子就準備離開。

走到門口時突然轉身,問道:“聊了這么久,還不知您貴姓。”

夏云天粲然一笑,“我姓夏,夏云天,你不是剛見過我大哥么?”

謝明宏離開市局的時候,臉色可以用面如死灰來形容。

他想走后門,卻走到了夏家人面前,這輩子的至暗時刻啊!

“去這個地址!”謝明宏將一張紙條丟給司機。

他空忙了很久,終于出現在了劉家。

劉志書的父母面對謝明宏故意散發出來的高壓有點局促,狹小的房間內除了大家的呼吸聲,便只剩廚房燒水的聲音了。

劉母雖然盡力收拾過,可失去兒子和這些天東奔西跑讓她看起來非常的憔悴,原本就已經花白的頭發幾乎全白了。

聽到水開,她起身去給謝明宏泡茶。

“不用倒水了,我來找二位是想談點正事。”

劉母站住,回頭看了一眼劉父,見他頷首這才又坐了下來。

謝明宏語氣有些干巴巴的,“咳,對于劉志書同學的逝世我們非常的抱歉,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

箱子還是那個箱子,錢也還是那些錢。

正如夏云天所想的,謝家是真不把別人的命當命!

劉志書的父母聽到謝明宏的話、看到這些錢的時候,眼睛都紅了。

“我們之后一定會好好教育謝瀚,也會讓他來給劉同學道歉!”謝明宏說到這里稍微頓了一下,拿出一張紙放在桌上,“謝瀚畢竟也還沒有成年,希望你們能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能否簽了這個諒解書?”

劉父想也不想,直接拒絕了,“不能!我們不會簽什么諒解書的,我們家也不歡迎你,你走吧!”

被人直接要求滾蛋,謝明宏卻絲毫不尷尬,反而翹起二郎腿身體往后一靠,語氣充滿壓迫道:“劉先生你不要著急拒絕我,我知道你家里還有一個八十多歲的老父親,你的妻子身體也不是很好,這些錢是可以解你的燃眉之急的,你還是再考慮考慮吧!”

“與人方便,與己方便!”

劉父被謝明宏的話氣的額頭上的青筋直跳,“殺人償命!沒得商量,你也用不著威脅我們,你走吧!”

謝明宏收起二郎腿,起身離開。

劉父將他留下的箱子合上,追出去丟到他的腳邊,又將那張諒解書當著他的面撕了。

門口的保鏢將箱子拾起,謝明宏露出一個森然的笑容,“很好!下次我來,你們可就一分錢也拿不到了!”

“滾!”

謝明宏上車之后,差點把手機都捏碎了,這邊的情況還得一五一十匯報回去。

原本一個旁支,根本不用理會。

可這里面牽扯了夏家,誰知道他們會搞什么幺蛾子?

但他著實沒有想到,劉家會那么難搞。

“先生,是不是他們嫌錢少了?”一個保鏢見他氣得不行,出言提醒了一句。

謝明宏看了一眼那箱子,嗤笑道:“十萬塊錢,他們還嫌少?”

剛才那屋子,那么逼仄,又不通風,這家人明顯就是過得很不好,他們見過十萬塊錢嗎?

謝明宏堅信,有些人不能慣著。

保鏢們聞言都閉上了嘴,怪不得謝家讓謝明宏過來,估計就是看中他一毛不拔的性格。

就在謝明宏準備走下一家的時候,劉家那逼仄的屋子里突然出現了一個身影。

“別哭了,剛才那一幕我都拍下來了!”這個身影,正是夏卿卿上次留在劉志書父母身邊的輕離。

劉家父母看到突然出現的“人”嚇了一大跳,“你是什么人?”

“我不是人,我是鬼!跟你兒子一樣,是卿卿怕你們尋死覓活這才讓我過來守著的。”輕離拿著手機,熟練的將剛才的視頻發了出去。

大概因為自己的兒子也變成了鬼,劉家父母看輕離,居然沒有很害怕。

劉母甚至還想拿吃的給他。

“呃,不用了,不用這么客氣,我是鬼,不吃這些的。”輕離第一次有種盛情難卻的感覺,看著他們為自己的孩子伸冤,那種殫精竭慮讓輕離很有觸動。

他當年就是家里條件不好,被家人賣給了戲班子。

家人,實在是個很遙遠的詞。

“那我們給你燒點元寶?”劉母拿出之前疊好的。

“真不用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