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 將軍夫人惹不得 > 第2019章 興師問罪
    第2019章 興師問罪
“大夫,她還好嗎?”牧娜見大夫把完脈了,便立刻問道。
大夫起身沖她拱手,“回夫人的話,這姑娘應當是受到了刺激,一時之間氣血上涌,才吐血昏迷。”
“姑娘本就有傷在身,雖然已經好了許多,但到底還是傷及了根本,不宜大喜大悲,受不得刺激。”
還真是被自己給刺激到了。
“那怎么辦?”牧娜心里內疚極了。
她雖然不想把這小夭姑娘,留在子凌身邊,讓他們二人產生感情,日后成了她的兒媳,但卻也沒想過要害人家的。
大夫道:“我看了姑娘的藥方,調整幾味藥,繼續吃著,好生養著便是。”
“只是,萬不可讓姑娘再大喜大悲,受到啥刺激了。”
聞言,牧娜看了一眼床榻上臉色蒼白的小夭,嘆了口氣點了點頭。
罷了,這事兒她不管了,就隨他們去吧,若這小夭姑娘真有什么好歹,她也會良心不安的。
兒孫自有兒孫福,她這個做娘的還是不要插手太多。
宋子凌一回府,就聽說小夭吐血了,連忙跑去看她。
牧娜已經走了,安排了小菊在屋里伺候著。
進屋時小夭還睡著,宋子凌擰眉看著小菊問:“怎么回事?好好的小夭怎么會吐血。”
小菊低著頭道:“少爺和你小姐出門后,夫人就讓奴婢傳了小夭姑娘去秋實院兒說話。一開始還好好的,但夫人說了,等小夭姑娘好了之后,就讓她去莊子上做事后,這小夭姑娘就吐血昏迷了。”
宋子凌拳頭緊握,“我都跟娘說了,等小夭好,要將她留在身邊做個護衛,她怎么還找小夭說這樣的話。”
小夭聽到這樣的話,肯定是覺得他娘在攆人,而他也不要她了,所以才會吐血昏迷。
小菊低著頭不說話,撇了撇嘴,沒錯,她就是存心挑撥,誰讓夫人要扣她的月錢呢。
宋子凌當下便要去秋實院兒找母親,宋子玉在門外已經聽見了,攔住他。
“你要去哪兒?”
“我去秋實院兒找母親。”宋子凌臉色十分難看。
宋子玉抓著他的胳膊道:“你這是要去找母親吵架呢?”
“我不是要去吵架,我是要去說,讓她別管小夭的事了,小夭是我帶回來的,她由我做主。”宋子凌梗著脖子道。
宋子玉不贊同地看著他搖頭,“你要是去母親面前說這話,母親必然傷心。再者,小夭姑娘吐血昏迷,母親心里肯定也是十分愧疚自責的,畢竟,母親向來都是一個心地善良之人。”
“她定然也沒想到,不過就是說些讓小夭姑娘好了,去莊子上做事的話,就會讓她吐血昏迷。”
“若是知道會這樣,她定然也不會說的。”
宋子凌冷靜下來,仔細聽著姐姐的話,覺得她說得有理。
“聽我的別去了,別傷了母親的心,鬧得母子不和。”本來,她們幼時那本混賬,就傷透了母親的心,母親便是大度不計較以前的事了, 卻不代表心底的傷痕就不存在了。
若在因為這件事去找母親,自會更傷母子情分。
宋子凌點點頭,走到床邊,坐在床沿上看著還沒醒的小夭,看著她比早上瞧著更蒼白的臉,眼底閃過一抹心疼之色。
小菊暗暗瞪了一眼宋子玉,心里怪這個大小姐多事。
勸什么勸嘛,夫人若是和二少爺鬧起來才好呢。
秋實院兒里牧娜聽說宋子凌回來了,也擔心他會怪她,來找她興師問罪。
一直等著,可是左等,右等都沒等來人,反倒是把宋恒等回來。
“聽說,今日小夭姑娘在你院兒里吐血了?”
牧娜臉色一變,“你這是找我興師問罪了?”
宋恒皺眉,“我不過就是問一句,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兒,怎么就成興師問罪了? ”
牧娜:“……”
“我是讓人傳那小夭姑娘來見面說話了,也是我說了,等她好了,要讓她去莊子上做事,把她刺激得吐血昏迷的。”
“都是我的錯,可以了吧?”牧娜沖宋恒喊道。
后者皺著眉看了她良久,一言不發,轉身直接離開了。
覺得她今日實在是有些不可理喻,誰怪她了嗎?就跟吃了槍藥一樣沖他喊。
一直到正月十五,宋恒都睡在書房。
本來宋子凌說好,要帶小夭去看燈會的,但因為她自從那日吐血后,就一直咳嗽,身體比之前也差了些,到了十五也沒完全養好,所以這個計劃就取消了。
徐正也約了宋子玉一起去看燈會,但宋子玉想起那日在徐家的事兒,心里還是有些不痛快,就以身體不適為由拒絕了。
徐正便知,她心里還是在生氣呢。
梅氏初六那天在宋子玉面前碰了釘子,她人一走,就跟徐正抱怨了一通。
徐正雖然也覺得宋子玉有些小氣,送的見面禮太便宜了,讓他們家很沒有面子,讓她再另外給姐姐送一個見面禮,她反倒是還生氣了。
本來是打算,約她一起看燈會,順便看看她還生氣介懷不。
看出來了心里還不痛快著,但徐正也沒打算去哄她。
兩人都已經定親這么久了,她宋子玉都登過他徐家的門了,在這個世上,除了他徐正,也不會有人再要她。
他又何必去哄她呢,更何況,明明就是她禮數不周到,是她有錯在先。
宋子玉倒是沒想過讓徐正來哄自己,她對徐正,本無情愛,不過是父母之命,和形勢所迫,順勢而為罷了。
徐正做什么,她都是沒什么感覺的,徐正不來找她,她反而也覺得更自在一些。
過完年,戶部官員上職后,就開始統計各縣各城,上一年的稅收了。
這不統計不知道,一統計嚇一跳,江州去年的稅收,竟然比往年多了兩成。
別小看兩成,這可是實打實的四十萬兩白銀。
江州富庶,往年的稅收都在兩百萬兩左右,去年可是有兩百四十萬兩。
而這些稅收,大多都來自于茶稅和商稅,這江州的商業,堪稱全國之最,已經遠遠超越了皇城。
戶部尚書聽說此事后,立刻便看起了江州的賬冊,看后直接拍手稱好。
“同源縣去年的稅收如何?”戶部尚書看完江州城的后,立刻便想到了同源縣,這個同源縣,可也是皇上比較關注的一個地方呢。
員外郎立刻去將同源縣的賬本找了出來,這同源縣去年交上來的稅,雖然只有區區五萬兩, 但是相較往年,不但人頭稅頭交齊了,商稅也比往年翻了五倍。
這商稅的大頭,都是來自于沈記在同源縣的兩個工廠。
“好太好了。”戶部尚書仰頭大笑,“等到明日早朝,我一定要將這兩個好消息稟明陛下。”
戶部的其他官員也高興,稅收多了,國庫的錢多了,他們戶部也就不用因為摳門兒,跟其他大人吵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