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 開局一首詩,震驚滿朝文武! > 第605章 她若是死了,你們就生不如死

大東山頂。

烈火沖天,滾滾濃煙刺破蒼穹。

在半個時辰前,鐵浮屠殺上了山頂。

玄甲軍與鐵浮屠終于戰場相見。

經歷炮火洗禮之后,三千玄甲軍僅存一千五百名,他們面露死志,眼里閃著兇芒。

這幫人大多身上都掛了彩,有的人還瞎了眼睛,縱使如此,他們仍舊列隊成陣,死死攔在神廟的最前面。

這是無奈,也是決絕。

大東山四面懸空。

他們除了上山這條路,再無路后退。

鐵浮屠已殺了上來,他們唯有死戰到底。

秦贏踏著遍地焦土,緩緩走了上來。

硝煙,戰火…目光所及,唯有一片尸骸。

他的眼睛緩緩眺向遠處。

玄甲軍的身后,就是那座聞名整個趙國的圣地——大東山巔,真仙廟。

“這就是玉虛子的地盤?”

“嘖嘖,黃金墻,琉璃瓦,就連大門都是寸寸金貴的朱砂紅。”

“為了建造這座真仙廟,趙國沒少花銀子吧?國庫稅收便花在這種無用之處。”

秦贏似在喃喃自語,也是在嘲諷。

世人常用朱門二字形容貴族。

所謂朱門,便是指這朱砂紅的大門。

朱砂一點紅,勝過千兩金。

這話有兩個意思。

一個是說女子守宮砂代指貞潔。

貴重如千金。

另一個,則是真朱砂的價值。

這當然是夸張的說法,千兩金說多了,但百兩是有的,這也正能說明朱砂的珍貴之處。

尋常人家只能用上一點。

而貴族,則會用朱砂涂染大門。

要看一個人是否尊貴。

第一眼看門,門越高大,人則越貴。

第二眼看宅,宅越高大,勢則越盛。

這象征著地位與財富。

因此權貴被稱為門閥。

這座神廟的朱門,足有二十丈。

其造價大概比趙王的太極殿還要貴不少,秦贏去過太極殿,青磚鋪地,琉璃蓋頂,門是朱門鑲金環,約莫十丈高。

那自然說得上是華麗尊貴。

但與這玉虛子的神廟相比,可就有些小巫見大巫的感覺了。

眼前這神廟不光巨大得令人匪夷所思,更是直接用金磚為墻,琉璃做頂,朱砂為門。

哪怕在硝煙彌漫之中,仍舊擋不住它透射而出的貴氣。

真是可笑啊。

一個修道之人的廟宇。

竟然比一國之君上朝的宮殿還要恢宏。

這種事,是萬萬不可能發生在漢朝的。

哪怕囂張如狐平云,他家的大門都不敢比皇帝家的更威武霸氣,可偏偏在趙國,玉虛子竟將這方面做絕了。

這豈不是大告于天下,明著說他凌駕于趙國皇權貴族之上?

這要是放在別的帝國,早就殺得你家破人亡了,沒想到趙國權貴不光允許他存在。

甚至對其頂禮膜拜,尊為圣地。

可嘆,可悲,更可笑。

“秦贏!”

“出來一見。”

正在秦贏目光盯著那氣勢恢宏的神廟時。

玄甲軍中,驟然震喝暴起。

軍陣退開一條路。

趙麟淵手捏長矛,一臉煞氣走出。

“并肩王,好久不見了。”

秦贏目光淡然,透著一絲冷漠,嘴角微揚,諷刺道:“你怎么這樣狼狽了,差點沒認出來。”

趙麟淵眼眸深沉,死死盯著那張年輕英俊的臉龐,似乎要將他的五官刻在自己心里。

縱然下地獄受盡輪回之苦,也永遠不忘。

“秦贏,你無故率軍攻山,殺我趙國兵卒,你以為這件事可以隨意揭過嗎?”

“你若是還想與趙國結盟,立刻退兵!”

趙麟淵強忍著內心殺意暴喝。

他恨不得將秦贏碎尸萬段,煎炒烹炸再給吃了拉出來,可如今的情形,不允許他意氣用事。

他十分清楚,玄甲軍而今遭受重創,再與鐵浮屠開戰的話,十有八。九要全軍覆沒。

打不過,就只能靠交涉。

秦贏笑了,戲謔道:“趙麟淵,你這套話用來騙三歲小孩都不一定能行,用來騙我?”

話罷。

秦贏面露殺意,冷笑道:

“殺了你,我才真的能結盟成功!”

二人第一次見面,是在趙國的太極殿。

當時的趙麟淵是何等傲慢。

而今,他卻這般凄慘。

秦贏目光掃視,看到了他滴血的胸甲。

這身傷,大概是剛才炮擊大東山的時候波及到的吧?算他運氣好,竟然沒被炸死。

“秦贏,你不敢殺我。”

“本王是趙國的并肩王,地位僅次于趙王,更是他的親兄弟,你敢殺我?”

“趙國頃刻之間,就會向漢朝出兵!”

“我兄長不惜一切代價也會殺你,兩國之間再無講和的可能,不死不休。”

“這后果你能承受嗎!”

趙麟淵還在試圖打嘴炮。

秦贏直接撕破了他虛偽的面具,大聲嘲諷道:“你居然還有臉提趙王?”

“你造反奪權,將你的親哥哥軟禁了起來,這件事你不會以為我不知道吧?”

“現在快死了,終于想起來自己是弟弟了?”

“你造反的時候怎么不提趙王?怎么不提兄弟?”

“你信不信,我殺了你,最開心的莫過于趙王,因為我替他除去了一個亂臣賊子。”

“趙國百姓也會感激我,因為我替他們除去了一個好戰分子。”

秦贏的一連串反問,直接讓趙麟淵老臉火辣,愣在原地許久都說不出話。

他眼神驚悚,心底駭然。

“你怎么知…”

他差點脫口而出,連忙又捂住嘴。

他自認為早就做的滴水不漏,萬無一失。

秦贏也只有在上次入過一次宮,見過一次趙王,之后便再也沒進過宮里。

可他造反的經過,秦贏卻好像親眼目睹了一樣,這怎么可能呢?

難道說…

“你…你竟然在王宮里安插了眼線?”

“這怎么可能?”

“宮里宮外,本王早就下令嚴查,任何一個陌生面孔都不放過,你的人怎么可能潛入。”

趙麟淵幾乎失聲大叫。

秦贏怎么可能在王宮里安插眼線?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可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他為何對自己的所作所為,這般了如指掌。

秦贏面無表情的說道:“無需跟你解釋。”

“你這點勾當,我全都知道。”

“趙麟淵,你可算攥在我手里了。”

影子之所以叫影子。

就是他的滲透能力,如影隨形。

有光的地方就有影,沒光的地方全是影。

“趙麟淵,你家那點破事,我沒興趣管,我來這里只為一人。”

秦贏冷喝道:“我妹妹在哪兒?”

“交出來,你就少受點罪。”

“她要是傷了,你們就都得死。”

“她若是死了,你們就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