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 末世前中彩票,我囤上億物資躺贏 > 第249章 你瞧瞧我配嗎

林千浣聞言嘆了口氣,有些疲憊地揉了揉眼睛。

“誰知道呢,但咱們也不能聽信這家伙的一面之詞。

總要警覺一些才行。”

林萬晟點頭:“沒問題。

別再想了,快點吃飯吧,吃完了早些休息。

今晚我和伍林守夜,你安心睡一覺就好。”

*

一夜安穩,這里太過荒涼偏僻,連只喪尸的影子都沒看到。

眾人洗漱過后簡單吃了頓飯便出發了,開的依舊是越野車。

景立銘休息了一夜身體狀況好了許多,被林千浣摁在副駕駛當人形地圖。

“當時開車的人說一直往北走就能到了,但中間還需要經過一個城市。

叫什么來著?明天?明慶?”

林千浣開著車,抬頭看向遠處路邊的指示牌。

“明朝市。”

“對對對,就是明朝市!”

此刻,越野車已經駛出了荒地,距離京都基地越來越近。

越接近基地,見到的人就越多。

林千浣側頭瞄了一眼景立銘:“你倒是挺幸運啊,那片荒地咱們開車都用了半個多小時才走出來。

如果沒遇到我們,你估計這輩子都出不來了。”

景立銘有些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對,我就是錦鯉體質。

異能就是幸運,平時干啥都挺順利的。”

林千浣:“……”

她沉默了一會兒后才開口:“還有這種異能嗎?”

景立銘急忙點頭:“有的,我不僅僅自己很幸運,還可以把運氣傳遞給別人。”

“怪不得呢。”

林千浣嘆了口氣,怪不得變異動物放著唾手可得的人肉不吃,非要去追車子。

運氣好在末世真的能救命啊。

景立銘坐在副駕駛許久,猶豫再三后開口。

“請問,能不能帶我找一家眼鏡店?

我高度近視,摘了眼鏡人畜不分。

沒有眼睛我走路都會撞墻的。”

林千浣思索片刻:“如果路上碰巧遇到可以帶你去,如果遇不到的話。”

“遇不到也沒事,謝謝您了,非常感謝。”

景立銘立刻表態,一副乖寶寶模樣,倒是搞得林千浣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窗外景色一閃而過,順著公路向前開了半個多小時,倒是真的遇到了一家眼鏡店。

林千浣將車子停下,下車帶著他走進店內挑選眼鏡。

但擺放在展示柜里的眼鏡都沒有度數,配眼鏡她又不會,只能去拿隱形眼鏡。

“你近視多少度?”

“左眼800右眼750,麻煩您了。”

景立銘乖巧地在門前等著,盡量瞇著眼睛看東西卻還是看不太清。

“喏,給你。”

挑出合適度數的隱形眼鏡,林千浣直接扔進他懷里。

“自己戴。”

景立銘又是一陣道謝,摸索著戴進眼睛里,總算能看清周圍的情況了。

林千浣走出眼鏡店坐上駕駛位,剛將門關上,卻聽到車窗被人敲響。

“又怎么了?”

她以為是景立銘,可扭頭一看,卻是一個身穿黑色短袖的男人。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請問能商量件事嗎?”

林千浣只側頭看了一眼便搖頭收回了目光,明擺著不想和他有任何交流。

景立銘此刻剛好從眼鏡店內走出來,拔腿想上車,卻被男人拽住了衣領。

“這位小姐,我是真心想和您做個交易的,并不想撕破臉。

能不能麻煩您下車,和我好好聊聊。

否則這位先生缺胳膊斷腿的,您可不要怪我。”

他面上掛著威脅的笑,一副你能耐我何的模樣,讓人看著就來氣。

林千浣輕笑一聲,打開車門后直接抬腳踹了上去。

男人并未設防,硬生生接下了她這一招,被力道沖得連連后退,最終倒在了眼鏡店的玻璃門前,十分狼狽地摔倒在地。

“你以為你是個什么東西?配和我聊嗎?”

林千浣活動了一下腳腕,沖著景立銘揚了揚下巴。

“快上車,咱們還要趕路呢。”

說完,她剛要轉身,卻聽到了一個張揚至極的聲音。

“他不配,你瞧瞧我配嗎?”

林千浣尋聲望去,和一個扎著狼尾的男人對上了目光。

對方指尖轉著蝴蝶刀,嘴里嚼著口香糖,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

“你也不配。”

林千浣甩下一句話,瞬間氣得男人臉都綠了。

“你給我站住!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阿虎,把她的車胎給我踢爆!”

“是!”

一個渾身肌肉的男人邁步上前,毫不費力地抬起越野車的車屁股,一腳踢在了輪胎上。

隨后,哀嚎聲響起。

“啊!!!!”

肌肉男捂著腳尖瘋狂蹦跳,叫得十分慘烈。

“你叫什么!我讓你踢個輪胎你叫什么啊!”

“少爺,我太用力了,踢我甲溝炎了。

疼死我了,您扶我一把唄?”

阿虎可憐兮兮地要往男人身上靠,卻被對方毫不留情地推開。

“去你的,小爺身上這套衣服是我姐給我的,臟了你賠?”

看著眼前滑稽的一幕,林千浣面上的表情有些一言難盡。

這兩個人,是來搞笑的嗎?

她懶得繼續和他們周旋下去,干脆直接用異能將他們釘在地上,驅車揚長而去。

阿虎一臉震驚:“少爺,她走了!”

“我知道。”

“少爺你不追嗎?”

“追個屁啊!咱倆的車都報廢了,怎么追?你告訴我怎么追?”

男人將嘴里的泡泡糖吐了出來,瀟灑地捋了捋頭發。

“沒事兒,咱們再攔下一輛。”

阿虎顫巍巍舉手:“少爺,你現在很像黑社會。”

狼尾男深呼吸一口氣,脫掉腳上的人字拖甩到阿虎屁股上。

“黑社會,我去你媽的黑社會。

把你身上的紋身洗了再說我像黑社會!

我姐都說了讓咱們改邪歸正,你還在這兒黑社會,想讓我挨打嗎?”

林千浣坐在車內,透過后視鏡看著活蹦亂跳的兩人,臉都皺成了一朵菊花。

“京都基地的奇葩怎么這么多?”

景立銘眨了眨眼:“那個狼尾少年叫軒轅曄,19歲。”

林千浣側頭:“你怎么知道?”

“來之前大致了解過京都基地高層的家庭情況及個人喜好。

軒轅曄的父親名叫軒轅傲,是靠著販賣軍火起家的,為人很講義氣,手下的兄弟也多。

他帶著一大批槍支和小弟在末世初期向官方投誠,目前在基地內擔任娛樂區負責人一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