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 逆徒下山:絕色嬌妻投懷送抱 > 第五百四十六章 雙兒表嫂

當晚公元德和空無抵達了江家老宅。

跟著他們一起來的還有華安妮。

幾日不見,華安妮越發嬌俏。

然而無論她怎么打扮,空無都還是一副不近女色的模樣,依舊沒有動了凡心。

相比起華安妮,反倒是鼴鼠精更能引起空無的注意。

鼴鼠精眼看著空無一直盯著自己,有些抓耳撓腮的主動開口道:“這位大師你好,我是鼴鼠精,還多虧了蘇先生的福,最近剛修煉出人形。”

“你放心吧,我不是壞的精怪,我如今已經自愿成了薛家的保家仙了,我不會害人的!”

很顯然,鼴鼠精是怕空無這樣的得道高僧會除掉自己這個妖孽,所以才解釋的。

空無微微一笑,淡淡道:“阿彌陀佛,施主一心向善,未曾作惡,令人欽佩,貧僧失禮了。”

華安妮一聽眼前這胖胖的家伙竟然是個妖精,立馬就來了興致。

她噌的一下站起身來,圍著鼴鼠精轉了好幾圈,滿臉新奇的問道:“你說你是鼴鼠精?那你的本體是不是長得跟老鼠一樣?你現個原形讓我看看唄?”

鼴鼠精面對空無和蘇皓這樣的高人,自然是不敢造次的。

可是對于像華安妮這樣本事不大的家伙,他可是一點都不慣著的。

“你這女人講話真難聽,什么叫跟老鼠一樣,我是鼴鼠,比老鼠更好看,至于真身......豈是能隨便給人看的?”

“好好好,你這家伙欺軟怕硬是吧!”

華安妮一下子就知道鼴鼠精這是瞧不起自己,當即轉頭向蘇皓告起了狀。

“表哥,這家伙不把我當成一回事!”

“表......表哥?!”

聽到華安妮稱呼蘇皓為表哥,鼴鼠精整個人一下子就不好了。

還不等蘇皓發話,他就趕緊改口道:“對......對不起啊,這位小姐,剛才是我太魯莽了。”

“一個真身而已,有什么不能看的?”

“不過眼下人多,我要是一變回真身,立馬就光溜溜的了,不如待會兒......待會兒私下再看吧?”

“得了,本小姐現在沒心情看了,你一個老鼠精,本小姐可不稀罕。”

鼴鼠精不敢把華安妮怎么樣,只能在心中腹誹。

你才是老鼠,你他媽全家都是老鼠!

我是鼴(yǎn)鼠(shǔ)!

鼴鼠精這邊正在心里發泄情緒,猛地感覺一道陰森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扭頭一看,才察覺到蘇皓正直勾勾地盯著自己。

“完了!”

鼴鼠精猛地意識到,他如今已經認了蘇皓做主人,自己的心聲想必蘇皓是能聽得見的。

“對不起蘇先生,我錯了,我不敢了!”

見鼴鼠精突然道歉,臉上還一副快要被嚇哭的表情,華安妮一臉的莫名其妙。

“表哥,他怎么了?”

蘇皓攤了攤手:“我也不知道他抽什么風,我只是看他衣服不太搭,想著給他換套衣服而已。”

鼴鼠精:“我#¥%!”

幾人談笑的功夫,雙兒從廚房里端了些水果和茶點出來。

“各位坐了這么久的飛機辛苦了,肚子餓不餓?想吃什么?”

“不用張羅了弟妹,我們在飛機上已經吃過了。”

公元德眉眼彎彎的笑道,一聲弟妹叫的雙兒面頰緋紅。

華安妮想到自己來之前,薛柔對自己的叮囑,也跟著起哄道:“對了,以后又多了一位表嫂了,表哥,你可真是好福氣!”

對于雙兒暗戀蘇皓這件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只不過之前礙于蘇皓的脾性和薛柔的面子,不好拿這件事打趣。

可現在情況不同了。

薛柔早在私底下跟眾人暗示過,對于讓雙兒和蘇皓在一起這件事,她是相當支持的。

如此一來,大家自然也愿意促成這樁美事,紛紛添磚加瓦了起來。

望著華安妮那古靈精怪的樣子,蘇皓瞬間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那一日和雙兒雖然沒有做到最后,但也把該摸的,該看的,都給看了摸了。

正所謂上天安排的最大,這個時候扭扭捏捏,反倒是讓上天看了笑話。

更何況,雙兒一副絲毫不抗拒的模樣,顯然是徹底賴上自己了。

這個時候要是再嘴硬,以后怕是得被雙兒玩死......

“你說好福氣那就好福氣吧,我能怎么辦?把你嘴巴給粘上?”

“那好,我以后就叫雙兒表嫂了!”

華安妮從善如流,一口一個表嫂的喊起了雙兒,這讓雙兒心中既驚又喜,沒想到一切都這般水到渠成,不枉費她這幾天晚上都向老天祈禱。

“雙兒表嫂,你和我表哥什么時候要個孩子?該提上日程了吧?”

“打住打住,你一個小姑娘家家的,怎么講話這么老氣橫秋,這種事用得著你催?一邊呆著去!”

蘇皓難得的老臉通紅,趕緊打發走了華安妮。

薛柔正值懷孕,若是這個時候雙兒也懷了,那他豈不是又要獨守空房?

公元德最知道蘇皓的心思,岔開了這個話題。

“行了,先不說這個了,還是聊聊對付章家的事情吧。”

“蘇皓,我們在來的飛機上碰到了不少從南方各地來的人,那些人個個都是高手。”

“聽說他們是為了加入章家創辦的南盟,才特地趕過來的。”

“如果只是對付章家那幾個人,我們或許還有勝算。”

“但如果連南盟那些高手也要一并加上的話,光靠我們三個,恐怕是不行啊。”

蘇皓嗯道:“雙兒跟我說過這件事,所以把飛鷹和戰癡叫過來了,他們兩個應該會在凌晨到達三湘。”

“可以可以,有了這兩位前輩助陣,我們的勝算就大多了。”公元德喜上眉梢。

對于飛鷹和戰癡的本事,他可是相當了解的。

這二人都是半圣,只要往那里一站,便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別管有多少高手,于他們而言,收拾起來都是輕輕松松。

但不同于公元德的自信,空無在聽到蘇皓只叫了這兩位前輩來幫忙之后,卻露出了一副憂心忡忡的表情。

“蘇先生,據我所知,南方佛門當中,總共有七位方丈的實力達到祖師。”

“其中的四人,都已經公開表示會加入南盟。”

“這還只是單單一家佛門,就有這么多高手與他們為伍,若是再加上南方道門,以及其他門派的高手。”

“只怕我們要對付的祖師強者,少說也有幾十個了。”

“就算飛鷹和戰癡有半圣的實力,只憑一己之力,也是雙拳難敵四手。”

“倘若來幾個半圣,他們怕是也只能1V1,很難騰出手來解決其余的家伙。”

聽了空無的分析,公元德猛地一拍腦袋。

“空無這話還真是提醒我了,虛無派這回也派人來了,要跟著南盟一起謀事呢。”

“你也是虛無派的人,難道都不管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