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 裴總,太太科室男患者又爆滿了! > 第403章 為得到她的號碼,裴錦川差點熬死陸舟……?

陸舟的語氣有氣無力的,憤怒中還帶著無法掩飾的疲憊!

很顯然,她是太累了。

顧眠扶額:“那你現在什么地方?”

“昨晚我在酒店睡覺,還在床上就直接被許煬帶人給架上了車,裴錦川找我要你的號碼!”

顧眠:“……”

要個號碼,至于這么大動干戈的?

陸舟:“你說,我到底是給還是不給?”

“你現在什么地方?”

“春風港啊,我真的要堅持不下去了,一晚上他們就這么熬著我,熬鷹!”

顧眠氣的腦仁疼。

這裴錦川,簡直太不是個東西了吧?

他是料定陸舟知道自己的電話。

“眠眠,我真的要困死了。”

“……”

“我不給你打電話,不給他們你的號碼,他們就一直不讓我睡!”

顧眠:“……”裴錦川這渾蛋!

“那你給他!”

給了,又能如何!

現在他們之間已經鬧到這種地步,還能有什么后話?!

還是說,他受的刺激不夠深,不夠絕望?

要再刺激刺激,他才能清醒?

“那我給他了哈?”

“給吧!”

顧眠也不忍心陸舟被這么對待。

這裴錦川就是個渾蛋,竟然這種事都干得出來,將人直接從床上帶走。

這好在陸舟沒結婚,這要是結婚了……

掛斷電話沒多久。

裴錦川的電話就打來了。

顧眠接起:“你還想說什么?”

“裴悠現在什么地方,陸舟對你說過了嗎?”

顧眠:“你熬了陸舟一晚上要號碼,就是為了問我這個?”

裴悠在什么地方?

他什么意思?這就算是他對自己的交代了?

要說交代的話,那還真算吧!畢竟裴悠現在是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了代價。

她沒有死,但眼下過的日子,卻比死了更加難受……

可這些,比起上輩子受到的煎熬,算什么?

裴悠這才吃了幾天苦?

怎么可能讓她心里這口氣化解!

裴錦川:“馬上離開梁玄,我讓人去F國接你!”

顧眠:“……”

“如果你不想落入TF集團手里,你最好聽我的話!”

一字一句,裴錦川的語氣里全是寒意~!

顧眠哼笑:“聽你的話?裴錦川,你要不要聽聽你到底在說什么?”

聽他的話,他的話,能聽嗎?

裴錦川:“梁玄不是個好人!你知道的,不是嗎?”

“那誰是……?”

裴錦川:“我也不是,我們都不是,可以了嗎?”

顧眠的話沒說完,就被裴錦川接過。

“你這次對裴氏做的事,我不計較,我知道你心里有氣,但下不為例!”

顧眠:“你現在是在警告我嗎?”

還下不為例!!

顧眠輕笑出聲,此刻不知道該說裴錦川什么好。

是,裴氏這次遇到的麻煩,是她做的。

“外婆的毒,真的和我無關,你不要把這些發泄在我身上。”

顧眠薄唇緊抿,不說話!

裴錦川:“我讓原青野帶你回來,你準備一下。”

“之前那一個月,原青野不能將我帶回來嗎?”

之前那一個月……

說的是他第一次因為裴悠,將她送到梁玄手里的那一個月。

那段時間,足足一個月,他都沒任何消息傳來。

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裴悠身上。

這搞的,還以為他沒人可用了呢!

原來,不是他沒有人使喚,而是因為裴悠,下個將她帶回去的命令的時間都沒有。

裴錦川:“……”

聽到顧眠這犀利的反駁,他直接就沉默了~!

之前的那一個月,他在干什么?

那時候的他,什么都不知道!

“顧眠,你聽我說,我們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你明白嗎?”

裴錦川深吸一口氣,盡可能耐心的安撫著顧眠的情緒。

然而他不知,顧眠對他,心早已涼透,哪里是兩句話就能安撫的。

她遠離他,放棄他,這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認認真真的在對待!

然而到了現在,裴錦川依舊在幻想著,他們之間還能回到過去。

顧眠輕笑:“我們之間,不是沒有說這些的時候,而是沒有說這些的必要了!”

“顧眠!”

裴錦川的語氣重了!

顧眠:“梁玄不是好人,你也不是。”

“你先回來北城,就算你不愿意繼續和我在一起也沒關系,你先回來!”

裴錦川心里慌了。

現在顧眠對他到底是什么樣的態度,他都認了。

但不能讓顧眠在梁玄身邊,一旦她被梁玄送去TF集團,他會自責一輩子!

顧眠:“電話號碼你也要到了,就別再折騰了。”

不再給電話那邊裴錦川說話的機會,顧眠直接就掛了電話。

電話這邊的裴錦川。

聽到電話里傳來的‘嘟嘟’聲,熬紅了眼的他,狠戾的看向了陸舟。

陸舟撇嘴:“電話號碼我也給你了,現在可以走了吧?”

這瘋子,王八羔子!

自己和顧眠鬧到了現在這種地步,沒辦法求得她的原諒了,就開始折騰旁人。

裴錦川冰冷的睨著她……

在陸舟站起身的那一刻,他終于還是忍不住的寒聲問道:“之前,你們一直都知道對嗎?”

“什么?”

“裴悠的事兒,你們一直都知道!”

裴錦川語氣寒涼,帶著恨不得毀天滅地的危險。

陸舟薄唇緊抿:“知道又如何?眠眠不止一次的跟你說過吧?你但凡相信過她一次,你們之間大概都不會鬧到這種地步!”

“所以,我們知道有什么用啊!關鍵是你得相信!”

而他和顧眠之間的很多問題,出就出在,他根本不愿意相信顧眠。

裴錦川:“……”

本就揪緊的心口!

現在聽到陸舟這句話,心口更是狠狠的扯動了一下~!

是啊,說到底,還是因為他不夠相信顧眠。

但凡是相信一次……

他們之間大概都不會鬧到今天這樣的地步。

陸舟走了!

裴錦川坐在春風港的大廳里,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煙。

許煬進來的時候,就看到他滿臉冷沉的樣子:“少董。”

“我之前,一次也沒相信過她嗎?”

裴錦川汲了口涼氣,這一刻,他的語氣帶著說不出的滋味。

陸舟說他沒相信過顧眠,一次也沒有!

怎么會呢?

他那么喜歡顧眠,他怎么會不相信她呢?他為什么沒相信她呢?

此刻,裴錦川在心里,一次又一次地問著自己。

他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沒相信過顧眠,他不愿意相信!

然而仔細去回想,他好像……,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