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 神算萌妻:傅太太才是玄學真大佬 > 第274章 將喜得貴女之相

言媽應道:“這一去怕是要半個月,你是否要跟姑爺商量一下。”

“回去再向他提,咱們先選地方。”

言媽走上前,看向錦朝朝面前的圖紙。

一眼就看到了一個地方安市。

“去這里吧!小姐以前不是說,想去那里看看歷史嘛,如今正好是個機會。”

錦朝朝眼里迸發出亮光,“行,那叫人去準備。明日咱們就出發!”

晚上回到家。

錦朝朝把自己的行程告訴大家。

傅小安站起身,“嫂子,能帶我一起嗎?”

“你學校的課能請假?”錦朝朝面色嚴肅,可不想她耽誤課程,只是為了跟她出門玩。

傅小安閉嘴,臉上露出尷尬,“我可以把學習帶著路上學,請假老師肯定會同意,畢竟我考試從不掛科。”

傅霆淵看向錦朝朝道:“讓她一起吧,這丫頭經歷的事情少,多出去走走也是長見識。如果到時候考試掛科,我肯定會懲罰她。”

傅小安高興地笑了,“我會乖乖聽話,不給嫂子惹麻煩。”

錦朝朝同意了。

次日傅小安就收拾了行李,跟隨她出門。

安市是以前的長安,如今是旅游景區,匯聚了很多人。

錦朝朝穿了一身淺灰色的棉質長袍,把頭發挽成丸子頭,在街頭鋪了張八卦圖印花的黃布,再把看相卜卦算命的招牌擺上。

言媽撐起一把傘遮陽,然后帶著傅小安坐在旁邊的臺階上休息。

不一會兒,一個中年女人走了過來。

“小姑娘,你算得準嗎?”女人大咧咧地在錦朝朝面前的凳子上坐下。

錦朝朝出聲附和,“當然算得準,算不準不要錢。”

女人開口:“那你給我算算!”

說著她報上自己的生辰八字。

“屬豬,1983年7月23日亥時出生,我想知道我這一生如何。”

錦朝朝拿起她的生辰八字,隨后開口:“1983年生,骨重六錢,七月骨重九錢,二十三日骨重為八錢,亥時為六錢。一共稱骨二兩九錢。花支艷來硬性身,自奔自力不求人,若問求財方可止,在苦有甜度光陰。”

女人挑眉,“這是什么算法,又是什么意思?”

“此為稱骨算命。意思就是你賢惠受人喜歡,頭腦靈活,但六親無靠,求財問喜有意愛做的事情多為不順,東不成西不正,勞心費力卻存不住錢。三十五六可以轉運,遇事有貴人相助。這一生逢兇化吉,沒有災難,一生勤儉操勞,老來衣祿不缺,但也沒有多余。”

女人頓時不說話了。

這算得也太準了。

她今年四十來歲,還在工作,賺的不多,但夠吃穿。曾經年輕時的夢想,一個都沒實現。

因為沒有多余的錢,只能勤儉操勞,好在沒遇到什么大災難。

錦朝朝再提醒了一句,“四十九歲的時候,要注意口角,防止小人害命。此過,晚年長子送終,壽元七十七。”

女人看向錦朝朝,“你沒騙我?”

“我騙你做什么!”錦朝朝指了指面前的牌子,“88一卦!你要是覺得準,就給。如果覺得不準,可以不給。”

女人想了想,拿出手機轉賬88元。

“趨吉避兇,切記49歲的時候不要與人發生口角,凡事能忍則忍。”錦朝朝再次提醒。

女人了然,“我記得了。”

好歹是她花了88元求來的卦,若是不記得,這88豈不是白花了。

等女人走后,又來了四五個算卦。

一天下來,也就算了七八個人。

下午錦朝朝準備收攤,回頭對傅小安道:“這么跟著我,會不會很無聊。”

“不會,看嫂子擺攤還挺有意思。”她剛好可以看看這個世界,形形色色的人,品酸甜苦辣的人生。

她也懂得,更珍惜現在的生活。

就在錦朝朝準備把攤位上的黃布折疊起來的時候,一雙布鞋出現在她眼前。

“姑娘收攤了啊!”

錦朝朝放下手中的黃布,抬頭看向中年男人。

那是一個身材單薄,留著中分頭,五官端正,下頜線方正的中年人。

他此時看著錦朝朝,眼神似笑非笑。

錦朝朝重新在自己的小凳子上坐下,“先生若是算卦,晚點兒收攤又何妨。”

“聽說你這兒稱骨算命很準,那給我算一卦!”男人在小凳子上坐下,姿態輕松,滿臉笑意,顯然一點兒都不相信她的能力。

錦朝朝問,“先生的生辰八字呢?”

“屬馬,1978年九月初八午時生。”

錦朝朝掐指一算,頓時驚訝地瞪大眼,“骨量六兩三錢!先生長壽,高官顯耀,上格之命。此命為人聰明達利,自覺性強,改悔及時,君子量大,福祿壽三星供照,富貴名揚,榮宗顯祖之格,妻宮有硬。她雖不是你所愛之人,但你們也算強強聯手。”

馬敬崇盯著錦朝朝,好半天都沒說出話來。

不可否認,她算對了。

錦朝朝微笑臉繼續道:“先生將會有二子二女!”

馬敬崇哈哈一笑,臉色陡然一變,“我的隱私你算對了,但是我家就三個孩子,哪來的四個?小姑娘,你可知道我是誰?”

錦朝朝再次掐指一算,“先生富貴顯耀,并且在安市,聽你口音,也是本地人。所以您極有可能是市長!”

馬敬崇嘴角一抽,笑不出來了,也沒有回答。

錦朝朝樂呵呵道:“先生放心,我這兒童叟無欺,我也絕非是騙子。您不用試探我,還有在此之前,我真不認識你。”

馬敬崇勾唇,“小丫頭,封建迷信可不好。既然你猜到我是誰,那就如實跟你說,咱們這兒不準擺攤。”

他過來,不是為了算命,而是教育錦朝朝,小小年紀學什么不好,學著江湖術士,到處騙人。

錦朝朝滿頭黑線,“不準擺,就不準擺。我立馬收攤,不過您這算卦的錢,到底給不給?”

馬敬崇打量著小丫頭,年紀不大,一雙眼睛黝黑泛著精明。

別人要是知道他的身份,得嚇得當場六神無主,她倒好還有心思找他要錢。

“算得不準,我為何要給?”馬敬崇似笑非笑。

錦朝朝不慌不忙道:“誰說不準了,雖然你現在只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但還有一個在你老婆肚子里。”

錦朝朝盯著中年男人的子女宮,泛著淡淡的桃粉色,這是妻子有孕,將喜得閨女之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