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 天劍神帝 > 第249章 絕命毒體(下)

云知月與云知笑知曉,這應該仍是他們不愿透露自己悲慘經歷的原因。

“老前輩,你轉過身,我給你敷點藥,用不了多久你的傷就會好了。”楚塵拿出一瓶金瘡藥,輕輕一撒,元力一震,藥粉便均勻地涂抹在了老者背后的傷口上。他再給老者體內渡入一股精純的元力,老者的傷勢很快就能痊愈了。

老者真誠而激動地道:“多謝這位少俠!”

小女孩直勾勾地看著楚塵,大眼睛明亮無比,好似蕩漾著星光,充滿靈氣。

雖然云知月與云知笑都幫了她,但在她眼里,楚塵是不一樣的。楚塵若不給她擋下那一鞭子,她現在還能不能站在這里都不一定。

“老板,把所有的包子都包起來。”云知月與云知笑又問了小女孩與老者一些問題,小女孩與老者都不愿細致的透露,楚塵便把老板那里所有的包子都買了,送給老者與小女孩。同時,楚塵還從乾坤袋里取出一包金幣遞給老者。

在修道界,元石是通用的。但在凡俗界,人們用的還是金幣、金葉子等物。譬如這賣包子的老板,你給他元石他也不會用。

老者接過金幣,對楚塵感激涕零。

楚塵思考了一下,又從乾坤袋里取出了一瓶丹藥,遞給小女孩:“小妹妹,如果你以后會很疼,那你就吃一顆這種丹藥,這些丹藥或許會讓你沒有那么疼。”

血影告訴他,度“生死路”時會非常的痛苦。他雖然無法幫助小女孩,但還是想給予小女孩一些丹藥,希望小女孩到時候能夠好受一些。雖然……這些丹藥恐怕也無法起到什么作用。

“大哥哥……”小女孩無比的感動,從小到大,除了父母和眼前的老者,還有誰對她有這么好?“多謝大哥哥!”

“小事。只希望你以后能平平安安的。”楚塵伸手揉了揉小女孩的腦袋。

老者準備帶小女孩走了。

小女孩離去前,依次向楚塵、云知月、云知笑道謝。尤其是一雙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楚塵。楚塵三人對她都非常的喜愛。

云知月看著爺孫倆離去的背影,嘆道:“他們爺孫真是可憐啊,真希望世間能少一些他們這樣的苦命人。”

楚塵點頭。他沒有說小女孩具有“絕命毒體”,因為四周的人實在太多了。身具這種體質,注定凄慘,只希望小女孩可以平安順遂。

……

老者和小女孩向皇城北門行去,一路上無論人多還是人少的地方,他們都靠著最邊緣走,在這熱鬧的皇城中,他們是兩個沉默的人。

終于,他們離開了皇城北門,前方是一望無垠的曠野。老者嘆道:”孩子,幸好咱們遇到了好人,不然恐怕走到這兒就到頭了,這里距離‘河洛皇朝’的‘天毒沼澤’還很遠呢。”

小女孩停下來,看著老者,那雙漆黑的大眼睛中,突然無聲地流下眼淚,“孫爺爺,我求求您了,您還是離開吧。爹爹死了,娘親死了,以前和我玩得好的那幾個弟弟也死了……他們都說我是喪門星、掃把星,是我害死他們的,我總是會傷害他們,誰跟我在一起都沒有好運……孫爺爺,您別跟著我了,您回去吧,我自己去‘天毒沼澤’,您不要送我去了。”

老者滿是心疼,渾濁的老眼中也淌下了眼淚:“傻孩子,雖然你的身體出了問題,被家族趕了出來,但你哪里是他們所說的掃把星?你爹娘臨終前把你托付給了我,我就一定要照顧好你。況且就算你爹娘沒將你托付給我,我也一定會照顧好你的,我是看著你長大的啊!”

小女孩眼淚直流,“孫爺爺……”

小女孩和老者并不是真正的爺孫。老者是小女孩的一位老仆,只是小女孩不愿老者叫她“小姐”,所以老者才叫她“孩子”。

“‘天毒沼澤’太遠了,我一定要送你去,孩子,不要耽擱時間,我們繼續前進。”老者為小女孩擦掉眼淚,也為自己擦掉了眼淚,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小女孩沒有辦法,只得前行。

兩人來到一處無人的空地,這時一道身穿勁裝的武者身影,冷笑著從后面走了過來。他是方才韓昊安排的人。

……

丹樓除了最前方那座七層的巍峨閣樓,內部還有大量的建筑。那些建筑的中間,有著一座巨大的廣場。此次煉丹大會,便在此地舉行。

當楚塵等人穿過那座七層閣樓,來到那座廣場,那座廣場之中,已是聚滿了人。

“那是楚塵?”

“洗牌了整個南域,擁有鯤鵬傳承的楚塵!”

很多人看著楚塵,皆發出驚呼。之前皇城之人還不知道楚塵的身份,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楚塵的各種信息已經傳播了出去。

對于楚塵竟然身懷鯤鵬傳承,大部分人都是很心動的。不過他們不敢做什么,因為信王府在撐著楚塵。

“世子,郡主,楚兄!”兩名穿著錦衣的年輕男子突然走了過來,臉上帶笑,身后跟著兩隊人馬,楚塵并不認識他們。

云知月說道:“他們是周翔、齊天。”

聞言,楚塵這才明了,原來他們是周家、齊家那兩名三階煉丹師天才。

據傳,丹樓的另一個副樓主是他們的半個師尊。

這也正常,大皇子的手都伸到了丹樓里,二皇子的手豈能不伸到丹樓里?

蓋清寒是大皇子的人,丹樓的另一個副樓主,也得是二皇子的人,兩大皇子的勢力才能對稱。

楚塵朝兩人輕輕抱拳:“周兄,齊兄。”

周翔笑道:“早聞楚兄天縱之資,如今終于見到,當真是聞名不如見面,見面更勝聞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