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 徒兒你無敵了,出獄報仇去吧 > 第1685章 入圣之威

而且金光越來越濃郁,黑龍的身軀都開始被壓縮。

終于,那條黑龍再也承受不住從各個方向而來的沉重壓力,砰的一聲爆裂開來!

于是西門越的最強一擊——黑龍天縱,被金玉玲瓏塔輕而易舉的瓦解!

“你竟然有一件法寶,你到底是什么人……”

西門越說話的聲音都顫抖起來,臉上甚至還浮現出濃濃的絕望之色。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馬上就要死了。”夜風淡淡的說道。

“我和你無冤無仇……”

“以前我們無仇,可是從你兒子西門越雇傭黑榜兇人暗殺我的那一刻起,我們就結下生死大仇了!西門越,多說無益,請你赴死!”

夜風話音剛落,金玉玲瓏塔就籠罩在了西門越的頭頂。

沉重的壓力頓時就令西門越全身上下都爆出了鮮紅的血霧,他手中的黑炎墨云槍甚至也開始發生扭曲!

“不……不可能……”

“我修煉數百年……怎么能就這么死掉……”

西門越狂吼連連,奮力掙扎,臉上滿滿的都是悲憤之色。

但他的掙扎注定是徒勞的!

金玉玲瓏塔的威勢越來越強,西門越已經被擠壓的不似人樣,整個身體都被鮮血布滿!

也就是這時,一股更為強悍的氣息從天邊而來。

“夜風,有大人物來了,來人是……十大元帥之一的騰龍元帥,趙龍!”陳黑虎大喊道。

竟然有一名元帥現身?

夜風臉上露出詫異之色,可是并沒有讓金玉玲瓏塔停下來。

大夏國的將軍都是超凡境的武道高手,而大夏國的元帥都是入圣境的在世圣人。

可這又如何?

兩年前,入圣境還可以和夜風斗一斗。

可是現如今,入圣境在夜風的面前和三歲小孩沒什么區別!

夜風擊殺一個入圣境,不會比殺死一個超凡境困難多少!

遠處的武者也都感受到了騰龍元帥的強悍氣息,一個個臉色大變。

“這是入圣境的氣息啊,是哪位元帥來了?”

“太恐怖了,太殘暴了……”

“沒想到竟然把一位元帥吸引過來了,這下真是不得了了!”

那些武者一個個大喊道,而那位所謂的騰龍元帥也終于出現在了夜風的視野之中。

只見那是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中年男人,身上披著金色和白色相間的盔甲,肩膀上還有一條金龍。

不過那條金龍并不是龍族,看起來似乎是一件十品大圓滿靈器!

“住手!”

騰龍元帥趙龍大喝一聲,想要阻止夜風。

陳黑虎也連忙說道:“夜先生,騰龍元帥來了,你還是……”

陳黑虎的話都還沒有說完,空中就突然發出轟隆一聲巨響。

西門家族的家主西門越,再也無法承受金玉玲瓏塔的威力,炸裂開來化為漫天的鮮血和碎肉。

西門越死了。

一位超凡境的武道高手,死在了夜風的手里,死在了這么多人的面前!

甚至就連騰龍元帥趙龍,都來不及救援!

“完了完了,這下出大事了。”陳黑虎慌亂的說道。

金玉玲瓏塔擊殺西門越之后,就收斂金光回到了夜風的身旁,在夜風的身旁緩緩旋轉。

不過金玉玲瓏塔并未縮小,依舊氣勢恢宏。

夜風反而被金玉玲瓏塔襯托的有些渺小了,就像是懸停在一根柱子旁邊的小飛蟲。

而此刻,騰龍元帥趙龍終于趕到這里。

“我讓你住手,你沒有聽見嗎!”趙龍吼道。

“聽見了,可我為什么要聽你的?”夜風淡淡的說道。

聽到夜風的話,現場所有人都驚呆了。

騰龍元帥可是大夏國的十大元帥之一,夜風卻不把他放在眼里。

豪橫!

猖狂!

無法無天!

所有人都對夜風投來了難以置信的眼神,一個個都對夜風佩服到了極點。

“你以為你有一件法寶,我就殺不了你?”趙龍有些忌憚的看了一眼夜風身旁的金玉玲瓏塔,氣勢洶洶的說道。

“那你可以試試。”夜風淡淡的說道。

趙龍身軀一震,肩膀上的那條金龍宛如活了一般沿著胳膊游動到了他的手里,化為一條金光璀璨的長鞭。

下一刻,趙龍就一鞭子朝夜風打了過來!

趙龍的這一鞭,頗有種開天裂地的味道,遠處的武者僅僅只是看著,就已經打心底里生出了無法抗拒無法抵抗的念頭。

陳黑虎和李翠翠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可就在這時,夜風忽然抬起右手,一把抓住了趙龍的長鞭!

趙龍的長鞭頓時就停了下來,仿佛靜止了一般,長鞭之上蘊含的威勢也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趙龍臉色大變,長鞭忽然變得模糊不清,等重新凝實就已經從夜風的手中抽走。

可是趙龍現在對夜風更忌憚了,他臉上還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緊接著,趙龍就說出了令全場人都震撼無比的一句話。

“你不是超凡境,你是入圣境!”

入圣境!

這個叫夜風的男人,竟然也是一名入圣境的在世圣人!

遠處的圍觀武者全都驚駭至極,而陳黑虎終于明白,夜風為何如此有底氣了!

怪不得夜風不把西門家族放在眼里,不把西門越這位超凡境的鎮守將軍放在眼里。

原來夜風根本就不是超凡境的武道高手,而是入圣境的在世圣人!

“夜先生是入圣境……”

李翠翠呢喃起來,清秀的臉頰上全是震撼!

“不打了?”夜風平靜的問道。

這還打什么?

你是入圣境,而且你手里還有一件法寶。

我跟你打,我是嫌自己死的不夠快嗎!

趙龍內心大吼,卻不敢再像剛才一樣沖著夜風咆哮了,反而還擠出僵硬的笑容。

“閣下到底是什么人?”趙龍問道。

“南陽夜風。”夜風說道。

“看來南陽真的是個藏龍臥虎之地啊。”趙龍瞥了眼遠處的陳黑虎,又朝夜風看了過來并感慨似的說道。

隨后趙龍又道:“西門家主既然已經死了,那么現在說什么都沒有用。不過我想,夜先生你擊殺西門家主肯定是有你的原因,我會把這里發生的事情向統帥閣上報,戰神肯定會慎重考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