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 重生后,我和新歡假戲真做了 > 第135章 陸司桁,你有點香

林清苒跟陸司桁是提前出來的。

公司的那群員工還在包廂里玩得不亦樂乎。

林清苒在大門口停下腳步,撩起一邊的發絲,露出白皙好看的側臉,此刻臉頰泛著微紅。

陸司桁余光看著她,“你是不是喝醉了?”

剛才林清苒被那些人攛掇著喝了一杯酒。

雞尾酒而已。

“沒有啊。”林清苒抿嘴笑了一下,“你也太小瞧我了。”

她確實沒醉。

雖然酒量是不怎么好,但也不至于喝兩口雞尾酒就醉的程度。

陸司桁盯著她看了半晌,問:“林清苒,為什么不排斥我?”

空氣靜置了兩秒。

林清苒扭頭看他,困惑的眼神,“什么?”

陸司桁盯著她的眼睛,認真詢問:“為什么要讓我親你?又為什么在我親你的時候,一點也不排斥。”

他一直都沒想明白林清苒在衛生間門口的舉措,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她莫名其妙地提出要求,他又不明不白地親了她。

這算什么?

“我不知道。”林清苒避開他探究的視線。

“不知道什么?”

“不知道為什么不排斥你。”

“你喜歡我嗎?”

“……”

突然地發問,林清苒整個人都愣了一下。

而后,她笑出聲來,“什么?”

陸司桁后知后覺也意識到自己這個問題有些可笑。

他哪里來的自信?

“抱歉,林清苒,你當我什么也沒說吧。”

“是不是覺得只要我不排斥跟你親密,就是喜歡你?”林清苒有些好笑地看著他。

“沒有,我不是這個意思。”陸司桁意識到了自己的唐突,不窘迫是假的。

他又說道:“是我誤會了,我會當做剛才的事情只是你的一時興起。”

“但是希望你以后再提出這種要求了。”

因為他會當真的。

林清苒微微瞇了瞇眸子。

希望她以后不要再提出這種要求?

他就這么排斥嗎?

她斂眉,輕輕捏了捏指尖,在心底嘆了一口氣。

難道她真的要等到陸司桁喜歡上她以后,再告訴他自己的心意嗎?

一開始她覺得自己可以等。

反正陸司桁遲早會喜歡上她。

可是現在,事情的走向好像因為她的舉措,而朝著反方向發展了……

林清苒眉心輕皺,不禁懷疑,這一世,陸司桁該不會到死也不會喜歡上她吧?

這可不行。

她不能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林清苒,你在想什么?”陸司桁觀察了她好一會兒,發現她眼珠子一直滴溜溜地轉,好像在謀劃什么大事一樣。

“沒什么。”林清苒說,“我們先去吃飯吧。”

“好。”

不知道在想什么,林清苒反向走反了。

“是這個方向。”

陸司桁從后面去拉她的手。

林清苒腳步一頓。

林清苒是畏寒的體質,手心一年四季都是涼的,再者今天突然降溫,更是冷得像冰塊。

“手好冰。”陸司桁捏了一下她的指腹,“很冷嗎?”

“風好大。”林清苒說。

陸司桁脫下外套往她身上套,“怎么不多穿點?你這件太薄了。”

林清苒垂下眼睫,看他溫潤的眉眼。

他這張臉無論是嘴唇還是鼻梁,弧度都透著冷,表情也總是淡淡的,不像是個多體貼的人,但是現實卻是如此反差。

她聞到了一股從后面而來的香味,是來自陸司桁的衣服。

淡淡的,卻很好聞。

“陸司桁,你有點香。”她小聲說。

“啊?”

陸司桁愣住了。

老實說,他第一瞬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是說你的衣服。”林清苒補救道,“你的衣服有一股香味,我很喜歡。”

陸司桁將披在她身上的衣服攏了攏,收回手的時候,指尖不小心擦過她的下巴。

林清苒立刻抬起眼睛看他。

她那雙桃花眼極漂亮,睫毛卷而長,看向他的眼神是發亮的。

陸司桁也靜靜地看著她,眼神莫名的專注,有些深情的意味,“喜歡就好,就怕你嫌棄。”

其實他的衣服沒噴香水,如果一定有味道,他可不可以理解為那股味道是來自于他。

所以林清苒,其實是喜歡他的味道吧。

有些牽強,但陸司桁還是說服自己這么去想,心底便多了一絲愉悅,看她的眼神愈發溫柔了些。

林清苒心跳突然就變得很快,承受不了他這樣的眼神,移開視線往前走。

“等等。”

陸司桁拉過她的一只手,牽住了她。

掌心的溫度悄無聲息傳遞至林清苒冰冷的指尖。

“幫你暖暖手吧。”

林清苒沒有把手從他掌心抽離出來,只低低地“嗯”了一聲,不自覺往陸司桁身邊貼近了一點。

兩人肩抵著肩。

——

顧亦宸的視線追隨著兩人,直到他們的身影傳遞從視野中消失。

挺好。

手牽著手。

美滿得很。

顧亦宸臉色黑沉如水,眉頭緊緊地蹙著,深吸好幾口氣也緩解不了心中的憋悶。

從來沒覺得一個場景可以這么刺眼。

“顧總,我們走嗎?”司機又問。

顧亦宸壓下心底種種情緒,“走吧。”

他何必要為一個林清苒勞神費力?

無論林清苒跟陸司桁是什么狀況,這與他又有什么關系呢?他跟林清苒本來就不可能,他本就不會去娶一個二婚的女人,所以沒必要在一個女人身上浪費過多的時間。

這才是正常的。

車子啟動。

手機響起來。

顧亦宸拿起手機,看著上面顯示的未接來電聯系人,指尖在屏幕上方頓了頓,最終還是沒有接聽。

他看著窗外,眼珠子淡漠無光。

不多時,車子在顧家別墅門口停下。

“從哪兒回來的啊?瞧你這精氣神,怎么像是被吸干了一樣啊?”

顧亦南站在樓梯口,懶懶地看著他。

顧亦宸輕嘆了一口氣,“凱帝。”

“去那里做什么?”

“周暮云約的,都是大學同學,我提前回來了。”

顧亦宸疲憊地捏了捏眉心,要上樓。

顧亦南覷著他的神色,小聲道:“臉色這么難看?是不是跟夏姝吵架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