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 重生:老婆關了我的呼吸機 > 第542章 “會玩”的真相

程總,幫幫我!”苑文舉聲音透著焦慮。

程驍十分奇怪:“大過年的,苑主任遇到什么難處了?”

“你現在方便嗎?我們到外面去說!”

程驍想了想:“好吧!你說去哪里?”

“我在云龍湖北岸等你!”

“那好,不見不散!”

兩人掛了電話,一直站在旁邊秦葭問道:“誰啊?”

“彭城一把手的秘書苑文舉,想找我幫個忙!”

“那怎么還要出去說話?”

程驍想了想:“可能是擔心我用手機錄音!”

這個年代,有些手機已經可以錄音了。

秦葭又說道:“他就不怕,茶館或者飯店的包間也有錄音的裝置?甚至還有監控呢!”

程驍笑道:“所以,他跟我約在云龍湖北岸會面,那里只有一條雙向兩車道的公路,除了兩邊的銀杏樹,別的什么都沒有!”

“看來,他要找你幫忙的事,還真的不能讓外人知道!”

“應該是!”程驍點頭,“我去看看,你在家休息!”

程驍開著一輛“寶馬”來到與苑文舉約定的地點時,苑文舉已經站在湖邊等候了。

程驍把車停在一邊,從車里出來,和苑文舉并肩而立。

幾個月不見,平日里英俊瀟灑的苑大秘此刻竟然臉色蠟黃,眼里滿是血絲,一身的煙味。

這一切都說明,苑文舉遇到了大麻煩。

此時,整條路上,就只有他們兩人。

湖邊風大,就算是兩人身上揣著錄音機,錄下來的聲音也聽不清。

“遇到什么難處了?”程驍主動問道。

他知道苑文舉擔心錄音,就連稱呼都省了。

“我給朋友的弟弟攬了個工程,結果那小子偷工減料,搞個豆腐渣工程出來!”

程驍一聽就知道,苑文舉的這個朋友就是杜老板。

苑文舉睡了杜老板,就要幫她弟弟攬工程,這叫“享受權利必須承擔義務”。

程驍來了一句:“豆腐渣工程很常見,你何需這么傷神?”

“有人威脅我,如果再幫著一把手與彭城的官場為敵,就把豆腐渣工程的事給捅出來!”

程驍說道:“一把手要干什么,豈是你這個秘書能左右的?”

苑文舉苦笑:“我也跟對方這么說的,對方卻說,如果能把我拉下馬,這個一把手也是臉上無光!”

有道理!

程驍的前世,趙云帆就因為丁海洋出事,影響他的進步,最終沒有登上省一把手的寶座。

程驍問道:“你要我怎么幫你?”

“借我一千萬!”

一千萬對程驍來說,真的不多,他前幾天還捐了這么多呢。

“錢我有,可以隨時給你,但是你準備怎么用?”

“我準備從外地調人過來,把那個工程連夜給扒了,讓威脅我的人把柄失效!”

程驍也覺得,只能這樣,別無他法。

他從錢包里掏出一張卡:“這里有一千多萬,具體數額我記不清了,你拿去盡管用!密碼是我手機號的后六位!”

他有幾張用假身份證辦的卡,卡里都有八位數的錢,有人民幣,也有霉金。以便在不方便使用真實身份時花銷。

這年頭,用假身份證辦銀行卡,或者辦手機號,或者辦別的事,都是輕而易舉,根本沒人驗證。

苑文舉見這么容易就把錢借到,簡直有點不敢相信:“你就這么信任我?”

程驍笑道:“能用錢幫朋友解決問題,是我最大的樂趣。不然,我掙這么多錢干什么?”

苑文舉眼眶發紅:“大恩不言謝!”

程驍做了個手勢:“快去吧!盡快把‘豆腐渣’給倒掉!”

接著,他又來了一句:“有些人還是要遠離的好!”

他的意思是,讓苑文舉遠離杜老板,就不知道苑文舉能不能聽懂。

苑文舉大概是聽懂了:“我會把老婆孩子接過來!”

看著苑文舉遠去的背影,程驍努力回憶前世。

他只知道前世的苑文舉在秘書的崗位上落馬,卻不知道具體原因。

現在想來,苑文舉的落馬可能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褲腰帶。

就算沒有這個杜老板,還有別的女人,只要改不掉這個愛好,他總有一天會出事。

這段時間,彭城市教育系統雞飛狗跳,起因是魏宇糾纏姚倩倩。

前世,程驍根本不認識姚倩倩,也不知道那個時候她是如何應付魏宇的。

這一世,就因為插班,程驍跟姚倩倩做了同學。大學期間姚倩倩又蹭了幾回車,跟葭葭成了閨蜜。

現在想來,自己的重生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

程驍獨自感慨一番,就開車回家。

……

大年初三,姚記驢肉館。

這里已經是程驍和宋鐵樹等人聚會的固定地點。

程驍來到的時候,曹波和王強都已經先到,正在閑聊。

讓程驍奇怪的是,這兩個家伙居然弄了壺茶在慢慢品。

“你們兩個怎么回事?原先不都是抽煙的嘛!”程驍問道,“我還擔心,你們會把包間弄得烏煙瘴氣。難道是因為我的原因,你們今天就不抽了!”

程驍不抽煙,但是曹波和王強包括宋鐵樹三人都是抽的。后來宋鐵樹也不抽了,因為高小琪管得嚴。

曹波笑道:“冬青懷了二胎,我們要為孩子的健康著想!”

程驍拍著他的肩膀:“恭喜、恭喜!我家葭葭也懷上了!大頭,你怎么不抽煙?”

王強笑道:“我媳婦也懷孕了!”

這真是太巧了!

三人一邊品茶,一邊說些帶孩子的樂趣,正說著,宋鐵樹也從外面進來。

四個人既然到齊,程驍就讓老板上菜。

程驍拿出三瓶“茅臺”:“小波、大頭,我們三個一人一瓶。大樹,你就喝白開水吧!”

讓他們意想不到的是,宋鐵樹居然主動說道:“不行,我也得喝一瓶!”

說著,他還拿出一包“華子”,要分給曹波和王強。

曹波和王強當即表示,老婆都在懷寶寶,煙他們就不抽了。

聽二人這么一說,宋鐵樹頓時沉默不語。

“怎么了,大樹!”程驍等三人齊聲問道。

“我跟高小琪分居了!”

這家伙原先都是一口一個“小琪”,這回竟然變成了“高小琪”,很顯然,他們鬧得很僵。

“為什么分居?”

“她不能生!”

聽宋鐵樹這么一說,程驍疑惑道:“你們同居這么久了,她沒有懷孕,就沒去看看醫生?”

“我催了她多少次,她總是不去!”

“為什么不去?”曹波和王強也很奇怪。

宋鐵樹端起酒杯,一口悶了:“她心里有鬼!”

他這么一說,程驍三人好奇心更強:“她有什么鬼?”

宋鐵樹說道:“有一次,我去二院看望一個工傷的工人,聽到幾個護士在嘀咕,高小琪在大學期間跟好幾個男生發生關系,多次懷孕并流產,子宮壁已經失去了懷孕的功能!”

竟然是這樣。

程驍有一次聽宋鐵樹說過,高小琪比較“會玩”,讓他欲罷不能。

程驍對這兩個字的解讀是,高小琪在床上很騷很浪,能讓男人如癡如醉。

當時,程驍覺得宋鐵樹這是撿到寶了。

沒想到,高小琪“會玩”,竟然是久經沙場磨煉出來的經驗。

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準備怎么辦?”程驍問道。

“離婚,必須離婚!”宋鐵樹還沒說,王強就搶先說道。

曹波也贊同王強的意見:“跟她離了,再找一個年輕的,能生的,等你有了孩子,會有新的體驗!”

宋鐵樹點了點頭:“正在談!我們現在住的那套房子她想要,我準備給她!再給她一點補償!”

程驍拍著他的肩膀:“是個爺們兒!咱不缺那點錢!一定要清清爽爽地做個了斷,然后迎接新生活!”

“老程說得對!清清爽爽地做個了斷,迎接新生活!”

“為大樹的新生活干杯!”

酒足飯飽,程驍打電話叫來猴子等保鏢,開著大家的車,把他們各自送回家。

一進家門,程驍就看到楊春梅一邊接電話,一邊垂淚。

“怎么了,春梅?”

“秋生被人欺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