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 重生小農女,空間仙泉有點甜 > 第326章 趙老爺損失慘重

只不過在見到趙老爺家那三進的大院子以及成群的丫鬟奴仆后,秦月娥的心里稍微得到了一絲慰藉。

還好,這趙老爺是富貴人家出身,哪怕年紀大了點,樣貌丑了點,跟著他,自己也能吃香喝辣了。

只是她交給趙老爺的方子做出來的肥皂不但味道刺鼻難聞,且那東西一點也不成型,放置幾天都是黑乎乎的糊狀,根本就不像人家陌家做出來的肥皂散發著一點清香,那顏色也是淡黃色的,即便不透明,看著也是極其不錯的。

而他們熬制出來的東西,刺鼻難聞不說,挖上一點去洗衣服,不但沒有一點清潔效用,還將那衣物染黑了一大片,氣得趙老爺連那大鐵鍋都給砸了,更是將秦月娥暴揍了一頓。

“你這個賤人,肯定是那陌錦初派過來的探子。

要不然,本老爺豈能上了這個當!

賤人,我真是看錯你了!”

秦月娥被打得連連慘叫,趕緊為自己辯解說自己不是陌錦初的探子,她和陌錦初水火不容,根本不可能伙同陌錦初來算計自己的恩公。

是的,恩公。

在秦月娥眼里,這趙老爺家大業大,將她帶到湖州就是自己的恩公。

至于相公,這趙老爺還不夠格。

不過為了消除趙老爺心中的火氣,秦月娥只能忍著心中的惡心,將自己從娘親那里學來的房術盡數施展了開來,這才哄得那趙老爺散去了一些怒氣,讓她免除了一些皮肉之苦。

只不過秦月娥的日子依舊不太好過罷了。

那趙老爺一看見她就會想起自己不但沒能算計到陌錦初,還被人家反算計了。

所以一看見秦月娥,除了發泄自己的獸欲,便就是想法設法在床上變著法兒地折磨秦月娥了。

沒辦法,得罪了陌錦初,他連荒原那邊也不敢再去了。

便是會元城這里,穆氏商行也是斷了給他的供貨,讓他損失慘重,還不敢對外人說任何抱怨的話。

所以,他心中的所有怒氣就都發泄在了秦月娥的身上。

秦月娥每天都過得水深火熱,可她的院落四周都站滿了守衛,她就是想逃也逃不出去,只能每天都在心里祈禱著趙老爺能發生意外一命嗚呼,這樣,自己才有可能解脫。

同時她也有些后悔,后悔與虎謀皮,與這趙老爺達成合作。

也后悔自己答應跟她來湖州了。

哪怕沒有那一千兩銀子,自己在陌家作坊好好干活兒也能養活自己。

再加上從趙老爺身上得來的那近四十兩銀子,自己的日子肯定也能過得不錯的。

可是現在,一切都晚了。

她現在身無分文不說,還只能淪為那趙老爺的一個玩物,以后只能屈辱度日了.......

而襄州那邊,金老板回去后便將店鋪里的老伙計都召集在了一起。

當大家看見那近百箱哪怕在昏暗的屋內也散發著金光的金子和珍珠時,都驚訝得瞪大了眼睛。

“老爺,這......這是.......”

大家都有些語無倫次,隨即也都紅了眼眶。

想當年,金家的首飾店光是雇工就有兩百多人,工匠也有三十來人。

可現在,不算雇工,鋪子里的老人也就剩下他們這十八人了。

但是這兩年,鋪子入不敷出,他們已經好久沒有拿到工錢了。

先前老爺還說要關了鋪子,將店里的一點存貨低價賣出然后給大家分了讓大家自謀出路。

他們雖然都沒有答應,但都感到前途渺茫,不知道該如何才能讓老爺東山再起,他們還能留在金氏商行做工,不離開老爺。

誰想,老爺這趟回來,不但精氣神好了許多,還拉來了近百箱的金子和珍貴的珍珠。

這簡直就是起死回生,要東山再起的節奏啊!

金老板看著和自己同甘共苦多年的老伙計也是淚灑當場。

“我也以為我這金氏商行已經是走到了盡頭,再無翻身的可能了。

可是此次外出,不但讓我遇見了好幾個故友,還遇見了我們的恩人。

是他幫我拿到了珍貴的金子和珍珠,還和我金氏商行達成了合作。

以后只要大家好好干,我們大家不但能夠改變現狀,更能成為人上人。

和我們合作的另一個東家我就不告訴大家了,以后這商行我們占四成,我這邊占一成,我岳父占一成,你們各位占兩成。

以后只要我們齊心協力,咱們這金氏商行,一定能夠東山再起,我也能對得起家里的列祖列宗了。”

“老爺這不可。”

手下的工匠們都齊齊站起了身。

“這商行本就是您的心血,我們之所以到現在都沒離開,那是因為老爺您寬厚純良,從沒苛待過我們任何人。

現在店鋪可以說是從頭再來,我們怎可拿兩成的紅利?

以前還怎樣就怎樣,光是您給我們的傭金就很豐厚,我們不敢再奢望店里的紅利了。”

若是給紅利,他們豈不也就成為老板了!

“是啊老爺,您分給家里的岳父那是無可厚非。

這些年,老太爺對我們那是仁至義盡,幫助了我們不少,給他一成紅利,那是十分應該的,

但剩余那兩成利,我等萬萬不敢要。”

眾人七嘴八舌,說得熱淚盈眶,讓金老板也是淚流滿面,激動不已。

“大家聽我說。”

金老板控制住了激動的心情,喝了一口茶水繼續道:“大家莫要再推辭。

說實話,金氏商行能夠堅持到現在,離不開諸位對我的支持和不離不棄。

這些年,是我拖累了大家,讓大家跟著我吃了上頓沒下頓。

但以后不會了。

此次我們的大東家不但給了我們許多的原材料,就是設計圖也給了好多。

只要以后我們同心協力,咱們的金氏商行,就只會越來越好。

而且,別看我這里只有一成的紅利,一旦生意起來,那也是一筆很可觀的收入。

所以,我這樣分配下來是很合理的。

這個問題就這么定了,接下來,我們努力一把,爭取將新首飾盡快做出來將我們的名聲打出去。

等這邊生意起來了,大東家說就要在別處開分店了。”